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唐朝贵公子_ 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

时间:2021-05-17 10: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上山打老虎额小说唐朝贵公子 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邓宅之外已是人喧马嘶。

    乌压压的大军开始做了最后的动员。

    此时日上三竿,烈阳当空,无数的人马挥汗如雨,随即号角齐鸣,震撼天地。

    无数的叛军如洪水一般,一群敢死的叛军已携带着木盾,护着冲锋为首,朝着邓宅大门而来。

    宅中的娄师德大急,请命要带人上墙投石。

    这是最传统的守城之法,能杀一个便杀一个。

    陈正泰却对这样的打法没有丝毫的兴致。

    倒不是瞧不起,而是他和苏定方已有了更好的方法。

    听着陈正泰直接的拒绝,娄师德懵了。

    他有点看不明白陈正泰的操作。

    他似乎千算万算,漏算了一件事,跟陈詹事这样的人,真能好好的应战吗?

    现在整个邓宅的守军,已经陷入了绝地。

    此乃兵家大忌,倘若再不消耗敌军,必死无疑。

    也罢,也罢。

    娄师德倒不是拼不起的人,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刻了。

    于是他沉着脸,直接提刀,召集了所有的差役。

    此时,差役们身上已揣上了欠条。

    差役们耳目灵通,当然晓得来自关中的陈氏欠条意味着什么。

    虽说现在这个欠条,和平日所见的不同,可都是陈家出的,想来效果是相差无几。

    此时,他们个个亢奋起来,不过,但凡是领了如此的重赏,心里却又有一些惴惴不安,因为傻瓜都明白,人家的钱不是白拿的,命得留下。

    娄师德紧紧握着刀柄,面上露出恐怖之色,手指着后宅的方向,沉着地道:“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在后宅。乱军之中,是什么样子,你们就算没有见识过,也应当也有所耳闻吧。何止是你们,便是老夫的妻儿也都在这后宅里,他们现在已是惶惶不安,因为大难就要临头了。你们有妻儿老小,老夫也有。老夫不和你们说什么忠义,人苟活在这个世上,不就是求一个太平吗?”

    娄师德说到此,突然厉声道:“如何太平?”

    差役们个个沉默,有的恐惧,有的垂头。

    娄师德瞪大着眼睛,目光如炬,口里继续道:“太平是咱们男儿大丈夫们打出来的,我们后退一步,叛军们便得寸进尺。我们只有守在此,死战到底,方有太平。今日老夫与你们在此浴血,已做好了死的准备,老夫死,老夫的两个儿女,老夫的妻妾亦死。不过是死而已!”

    “若是从贼而死,则你我之辈,则遗臭万年。可若是为平定叛贼而死,能有什么遗憾呢?听到外头的鼓声呢号角了吗?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十倍、百倍!可又如何,又能如何?此前这天下不知几人称王,有几人称帝的时候,乱世之中,尔等是如何颠沛流离的,难道你们忘了吗?今日又有人妄图恢复乱局,使天下陷入混乱。尔等七尺男儿,可以坐视不理吗?”

    说到这里,娄师德将长刀狠狠地贯地。

    他的气力,让本在笑嘻嘻旁观的陈正泰大吃一惊。

    长刀随即刺入地中,入地一尺。

    嗤……

    陈正泰看得头皮发麻,这样的气力,若是将刀砍在人的身上……

    只见娄师德歇斯底里地大呼道:“杀贼!”

    “杀贼!”

    显然在差役们之中,娄师德有着极大的威信。

    他一番怒吼之后,该讲的都讲明白了。

    想活命,就杀贼!

    想要保护妻儿老小,就杀贼!

    想要建功立业,就杀贼!

    贼来了!

    娄师德再无多言,直接走至陈正泰的跟前,肃然道:“请陈詹事下令。”

    陈正泰顿时也正色起来,道:“你带人马为后队,若是人手充裕,则尽力护翼两侧。”

    娄师德已经懒得去质疑陈正泰是否正确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干就完事!

    “喏!”

    而苏定方,则是全副武装,命人列队,旌旗打起,却是冷静地等待着。

    这倒不是苏定方和娄师德在性格方面有什么诧异,因为娄师德清楚他这些差役是什么人,同样的道理,苏定方也很了解他的骠骑,如此而已。

    陈正泰身后,李泰亦步亦趋地跟着。

    这家伙要是敢跑,陈正泰绝不会有任何迟疑,立即将他宰了。

    李泰毕竟是聪明人,他很清楚陈正泰绝不会让他落入贼手的,他只希望这些叛军杀到时,自己能死得痛快一些。

    不过他的脑壳则是想到了几十种死法,经过多次的遴选以及和看押他的人研讨之后,他发现无论何种死法,似乎都不太体面。

    索性,他在陈正泰后头,怯怯地道:“师兄。”

    “谁是你的师兄?”陈正泰冷淡地道:“你再叫一句师兄,我立即宰了你。”

    此时正忙得焦头烂额呢,这家伙却每日在他的耳边叽叽歪歪个没停,也亏得陈正泰脾气好,如若不然,早就砍了。

    李泰一脸委屈地看着陈正泰:“我……我能杀贼吗?若是杀贼,父皇能原谅我吗?我只问问,我也学过一些骑射的,只是并不擅长,我觉得我也可以。我……我……”

    “乖乖跟在我后头。”陈正泰语气缓和了一些,不过却又警惕起来:“若是你敢有其他的举动,我就立即杀了你。不要以为你是天潢贵胄,我便不敢,我陈正泰疯起来,自己也害怕。”

    “是,是。”李泰眼中露出恐惧之色,顿时低眉顺眼起来,连连点头。

    这些日子,他算是被折腾得服气了。

    起初他是不服的,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贤王,自己之所以遭罪,是因为父皇不认同自己而已,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念,毕竟在他看来,书经是不会骗人的,父皇读书少,不能理解也正常。

    哪里晓得,吴明这些人居然反了。

    这个时候,所谓的圣贤之道,全然无用了,他还真没想到,这些饱读诗书之人,竟是这般的不忠不义。

    一下子的,李泰萎靡了起来,出于对自己前途的忧虑,出于自己可能被人疑心与叛贼勾结,出于自己未来的生死考虑,他终于老实了。

    而此时……

    外头的鼓声响起。

    这鼓声尤其的震撼。

    咚咚咚……

    宅中之人,觉得自己的心跳,竟也随着这急促的鼓声快速地跳跃起来。

    伴随着鼓声,冲车已至中门,开始疯狂地撞击着大门。

    邓家人显然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他们知道他们的仇敌比较多。

    所以这门尤其的结实。

    可再结实的门,也有被撞开的一日。

    轰隆……

    大门直接翻倒,而后扬起了无数的尘土。

    尘土飞扬,门外的人看不清里头的虚实,而门内的人也看不清门外的境况。

    因而,每一个人都在原地,屏息等待。

    等着尘雾徐徐地随风而散。

    紧接着,在双方的目光里,终于看到了对方的轮廓。

    数不清的叛军已在门外,密密麻麻,似是看不到尽头。

    只是……哪怕是冲在最前的士卒,也分明可以看到,对方蜡黄的脸上所充斥的菜色。

    而作为前队冲杀入宅的,显然都是精锐。

    即便是精锐,也是面黄肌瘦者居多。

    他们的武器大多是长矛之类,身上并没有太多的甲片。

    倒是后队一些,那不容小觑的越王卫总算有了一些衣甲。不过目测的话,这些衣甲的覆盖和防御力也是有限。

    而反观陈正泰这边,却是大大不同了。

    一个个外头的明光铠,便已是杂号将军以上才能穿戴的甲胄,何况里头还有一层链甲,那就更是值钱了,他们的腰间悬着的乃是一张奇怪的弓弩。

    腰间挂着许多的箭匣。

    除此之外,还有刀枪剑戟,一个不落。

    这东西不比不知道,一比,就颇有几分后世游戏中的人民币玩家和屌丝玩家的区别了。

    陈正泰居然在此时,很不争气地给这些叛军流露出了同情之色。

    好惨啊。

    可叛军们却不这样想,至少此时他们是士气如虹。

    仿佛只要冲入宅中,便可得到赏赐。

    甚至已有人露出了贪婪的念头,就这宅中守军的宜甲,若是剥了一件,那也定是价值不菲。

    要发财了。

    叛军自是激动,开始跃跃欲试。

    后头督战的军将,又下令擂鼓。

    鼓声如雷。

    绵绵不绝的叛军,宛如开闸洪水一般,开始朝着宅内冲杀。

    而此时……

    苏定方一声令下。

    所有的骠骑开始取出了弓弩。

    这连弩的弩匣已装填好了。

    邓宅大门至大堂,是几重的仪门,这就意味着,实际上双方转圜的空间都十分有限,彼此不过是一条长长的过道而已。

    这样的地势,使双方都无法摆开阵势。

    因而苏定方将骠骑分为了三列,一列只有十数人。

    第一列的骠骑,一个个举起了连弩。

    他们凝神屏息。

    日夜的操练,磨炼了他们与众不同的意志力。

    此刻一个个稳如泰山一般,伫立不动。

    率先冲杀的叛军开始疯狂的奔杀而来。

    他们或提着长矛,或为大刀。

    昨日试探性的攻击,已经让他们认为自己探明了这宅中的虚实,在他们看来,只要冲进了大门,这宅中就没有什么可畏的了。

    “射!”

    苏定方脸色冷峻,胸膛起伏着,发出了一声怒吼。

    于是……前头十数人,按动可弩箭的机簧,随即……弩箭如箭雨一般射出。

    足足一百七八十箭矢,在这狭隘的空间里,如飞蝗一般平射。

    这样狭隘的地方,贼军又密集,而连弩的劣势就在于不易于瞄准,哪怕经过改良之后,威力大增,射程已可以勉强达到寻常弓弩的八成了,唯有精度的问题,很难解决。

    当然……都特么的连弩了,也就不必去考虑精度的问题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次齐射,冲在最前的叛军很明显的倒霉了,只见一个个如割麦子一般的倒下。

    后头的叛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时无措起来。

    好在……此时没有人想着后退,疯了一般的叛军依旧疯了一般地往前冲杀。

    而此时,第一列的骠骑已是训练有素地撤下换装箭匣,第二列的骠骑立马自觉地开始顶上。

    又是一阵的箭雨。

    这等三段击的射击战法,再配合狭小的空间,几乎将连弩的威力发挥到了极限。

    这连绵不绝的箭雨,疯狂地收割着叛军的性命,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倒下了数百人。

    这长长的过道,到处都是尸首,尸首堆积在了一起,以至后队冲杀而来的叛军,竟有些胆寒了。

    不过很快,叛军意识到了自己的麻痹大意。

    在短暂的混乱之后,一队队手持着木盾的叛军开始出现。

    起初的时候,大家只想着争功,以为宅内的弓箭已经用尽,因而毫无意识,现在则小心翼翼的多了。

    最前的叛军,举着大盾,犹如乌龟一般的躲在盾牌之后,慢慢底往前挪动,后队的叛军则猫着腰踩着同伴的尸首,缓缓尾随。

    时间其实并没有过太久,可这数百精锐的失去,已让叛军伤筋动骨了。

    以至于在后队的陈虎,变得开始焦虑起来。

    吴明不明就里,则是道:“既已杀入了宅中,为何还这般慢吞吞的?陈将军,夜长梦多啊。”

    陈虎拉长着脸,心里堵得难受,死的可是自己的将士啊。

    何况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换做其他的军马,早已崩溃了!

    也亏得这是越王卫,再加上大家觉得对方人少,因而一直存着只要靠近对方,便可大胜的念头。

    陈虎道:“使君稍等,再多几炷香,便可拿下陈正泰的脑袋,不必急这一时。”

    吴明这才颔首,他对陈虎还是很放心的,此时他倒是想到了一个颇有趣的事。

    于是他道:“若是拿下了陈正泰,倒是不必要他的脑袋,你可知道,现在江南市面上,也都流通着陈氏的欠条?若是我等将陈正泰拿下,将他关押起来,以后每日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从早到晚,专门为我们制这欠条,正好就可拿着这些欠条增补军用了。如此,岂不美哉?”

    这真可谓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吴明一说,陈虎顿时也意动了。

    他甚至在心里默默的道,使君简直就是个天才啊。

    现在天下都在流通这个东西,拿下了陈正泰,就算靠陈正泰一人不成,可是这陈家的油墨、纸张配方,陈正泰总是有的吧,到时这欠条还不是想要印多少就印多少?

    若是陈家不认可,那么势必要将从前的欠条全部作废,可是此前的欠条已经流通了,岂是你陈家说作废就作废的道理?

    这样说来……要发财了。

    陈虎顿时觉得自己龙精虎猛起来。

    而此时……手持大盾的叛军,盾上已插着密密麻麻的弩箭,越来越近。

    显然,连弩对他们已无计可施。

    苏定方却是不徐不疾,他大呼一声,骠骑们已开始解下了弓弩,随即提起了长戈。

    无数的长戈,如林一般,密密麻麻,长戈的锋芒在阳光之下,闪闪生辉。

    靠近的盾兵,立即被长戈捅了个通透,肠子和内脏都流了出来。

    这样的大盾,到了阵前,就反是成了阻碍了。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于是他们只好纷纷抛了大盾,疯了似的挺刀上前。

    只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长戈的阵势,却如磐石一般,屹立不动,但凡靠近之人,竟是一个个倒下。

    骠骑们气力大,而且耐力惊人。

    虽然经历了这么久的鏖战,依旧保持着充沛的体力。

    而叛军杀至时,已是一个个的变得气喘吁吁,何况这里狭小,施展不开,只能面对这如林的铁戈。

    铁戈很长,也很锋利,只稍一靠近,便被刺中,后队的人好不容易抢上,便又被补上一戈。

    事实上,这些骠骑,每日在一起操练,早就习以为常,彼此之间早有默契。

    而叛军本以为只要杀至守军面前,便可大胜,可是……

    他们却发现,自己犹如撞到了一堵墙上,血腥到处都弥漫开,一重重的仪门处,到处都遗留着尸首,他们开始变得焦虑起来,疯狂地冲击,与守军一道,拥堵在这长长的过道里。

    后头无路,前头却是数不清的长戈,却又只能硬着头皮前冲。

    那长戈却如毒蛇一般,好不容易有人幸运的终于越过了长戈靠近,本以为自己是先登者,举刀砍在对方的铠甲上,可这劣质的刀剑,竟是没有穿透铠甲,反是令自己露出了破绽,而后……被人直接刺穿。

    这狭窄的通道,到处都充斥着哀嚎,一时之间,竟是进退不得。

    地上依旧还有人在蠕动着,这是还未死透的人。

    可再后头,不明就里的叛军却以为前锋已经冲破了守军,一时之间,只盼着自己冲在更前一些,抢一个人头做功劳。

    “杀!”

    喊杀震天。

    骠骑们依旧沉着冷静。

    他们轻松地抬着长戈,收缩,前刺,再收缩,再前刺。

    长戈的戈尖上,已不知染了多少的血,无数人在他们面前不甘心地倒下。

    只是叛军杀之不尽,纵有三头六臂,毕竟人的精力也是有限度,怎么也该给这些骠骑们歇一歇的机会。

    于是乎,苏定方觑见了空挡,大喝一声:“准备掷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