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_ 第0389章 谁在念叨我?

时间:2021-05-19 17: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暗影熊小说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389章 谁在念叨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东部王国的南部大陆之上,艾尔文水系是大陆南方最大的一条水系,同时也是暴风王国疆域里的最重要的地理神经脉络,是暴风王国能够繁荣昌盛的最重要的保证之一。

    这条艾尔文河流,它跨越了足足五个地区,主要干流发源于赤脊山脉西南的群山之中,沿途流经暮色森林、艾尔文森林等地,并在两大森林的边界和其他小河支流一起汇合,而西部荒野和艾尔文森林以及暮色森林就隔着这么一条大河。

    如果,从暴风城乘船沿着艾尔文干流往南,随着河流水脉的流动方向一直往南走的话,除了可以欣赏沿途两边的西部荒野和暮色森林的美丽景色之外,还能够直接抵达大陆最南边的荆棘谷和纳菲瑞根湖,并最终进入暗礁海海域。

    而此时,正在西部荒野上面蹦跶谋求起义和反抗暴风王国暴政的凡妮莎以及由她一手创建的新迪菲亚兄弟会,她们就是从纳菲瑞根湖东岸边的风险投资公司营地这里订购的大量武器和装备!

    对于向来只认金钱且毫无节操地精们来说,只要有钱,有足够多的钱,别说是卖武器装备这种小事了,哪怕让他们派兵去攻打暴风城,他们也许都敢!

    你想想,他们风险投资公司是干什么的?其实干的,就是这种有风险,而且还有大钱赚的活!要不然,你以为他们地精这个风险投资公司的名头到底是怎么来的?

    不想从暗礁海进入无尽之海的话,那就可以上岸沿着纳菲瑞根湖的大路一直往南走,如果运气足够好,能够避开各种怪物、强盗、以及赞塔加等巨魔部族的袭击,能够活着并沿着大路往南一直到达第一个路口并往右拐的话,那就可以成功地抵达在荆棘谷讨生活的所有种族都喜欢的一个地方,那就是——荆棘谷的销金窟,古拉巴什竞技场!

    而此时,地精海盗,外号小个子的约翰•米斯瑞尔,他就正在东部王国最南部荆棘谷的这个古拉巴什竞技场这里主持着今天的决斗比赛。

    这个角斗场,就是他这名小地精和一些合伙人们共同创办的,而目的嘛……那自然就是为了赚钱!要不然,还能是什么?

    就地精约翰•米斯瑞尔所知道的,想要赚钱快,除了出海抢劫商船这种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之外,也许,也就剩下举办决斗比赛了!

    每次,让那些角斗士们三对三、五对五,又或者以少对多来激发观众们的热情,然后,他就可以让那些赌徒们对双方进行下注!这样一来,身为创办者和庄家的约翰•米斯瑞尔,就能根据双方下注的钱财数量调整赔率并从中大量赢取金币!

    要知道,这种决斗比赛不仅没有风险,赚的还挺多,可比他去海上冒险打劫商船并时不时要被暴风城海军追捕的情况要好得太多了!

    然而,很可惜的是:这种赚钱的比赛并不能天天都举办,它最多也就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定期举办那么一两次,再多那就不行了……毕竟,那些赌徒豪客们口袋里的金币也是有限的,再加上其中一些人赶来这里路途比较遥远,不可能整天都窝在荆棘谷这边,人家也总是要去赚钱混生活或者工作的,然后,有了钱才能再来,对吧?

    “咳咳……”

    “我亲爱的朋友们!先生们、女士们!还有那些来自于艾泽拉斯世界各地的暴徒、杀手、海盗、奴隶主以及神秘的施法者们,欢迎你们来我的古拉巴什竞技场!”

    “终于,又到了每个月定期的竞技比赛时间了……现在,你们口袋里装有足够多的金币了吗?又或者,你们准备好赢钱时的嚎叫和输钱后痛哭后悔的泪水了吗?!”

    身高还不到四英尺高的这个矮小的地精,这个海盗头子约翰•米斯瑞尔,他的腰间别着两把雪亮的海战专用勾刃,正得意洋洋地站在竞技场裁判席上由好几个方形木箱子垒成的高台上大声地呼喊着,并不断地调动着竞技场观众们的情绪。

    因为,他这个小个子的约翰•米斯瑞尔已经盯上他们这些人口袋里的金币了!

    待会儿,他要根据情况稍微调低一点点赔率,然后狠狠地吃两边,吃完赢家吃输家,然后再克扣参赛队伍的奖金,少说也要至少截留下三分之一,乃至于更多的赌注金币才行!

    “该死的地精!快点开始吧,我们已经等不耐烦了!”

    “没错,谁有心情管你这个小矮子啰嗦,快点滚下来吧!我们要看比赛,没空看你那张青色的臭脸!”

    “%#¥%#¥#……”

    “我们要比赛,不要看你这个丑陋的地精!”

    “没错,快点比赛!”

    “比赛!!”

    “比赛!!!”

    矮地精约翰•米斯瑞尔才刚刚说了两句,观众席上的相当一部分手持刀剑或者法杖的各种族观众们就纷纷用艾泽拉斯的通用语哄闹了起来,也有些就用他们自己的土著语言咒骂着。

    瞧这些人那副很不耐烦以及愤愤不平的样子,那就不难猜测,在上一次竞技场举办比赛的时候,他们那些人,就肯定没有少输钱!而这一次,就是带着满腔的怨愤和翻盘的心思来到这里的。

    所以,这次觉得自己肯定能够从中大赚一笔而来到这里的他们,对那个该死的小个子约翰•米斯瑞尔可是不爽得很!要不是知道对方的海盗手下众多,且实力还算比较厉害的话,恐怕他们在上次的时候,连杀人劫宝以及直接抢钱的心都有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我的耳朵很好使,刚刚可是听到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在骂我了!但是,大方的我其实一点儿也不生气……”

    “其实,我也想让比赛快点开始,也更想早点赢到到你们口袋里的那些金灿灿的金币!但是,一些必要的流程咱们还是要走一走的,反正,今天时间还早,不是吗?”

    对于自己被一伙子混球恶棍咒骂的事情,约翰•米斯瑞尔是真的一点也不会生气。

    因为,这种情况,他早就习惯了!

    对于贪婪的地精来说,没有什么是比金币更能让他们着迷的了!而现在,这些观众们,全都是来给他送钱的,他又哪里生气得起来?所以啊,甭管他们骂得有多凶、多难听,只要待会都老老实实地去下注并交钱就可以了,至于其它的事情,那就完全就是些旁枝末节而已,不需要他太在意!

    “好了、好了!各位观众朋友们,时间就是金钱!所以,让我现在开始第一个流程:下面,先来介绍一下今天这场决斗比赛的双方成员吧!”

    自己其实比观众还急的小个子地精看到观众们的热情已经被自己成功地调动起来,骂自己的人也越来越多,发誓要赢走自己钱的人也越来越多之后,他就满意地点点头,开始进入了下一步环节:

    “今天这场三对三比赛的守擂方,还是上一届的竞技冠军,现在有请食人魔酋长拉拉巴克的队伍,双头食人魔的三人战术小队——力量与法术!”

    很快,随着地精的介绍,三名一手巨剑,一手法杖的双头食人魔就排着队来到了场地上,就那么放肆地站在了竞技场的中间。

    “就和我说的一样,他们这些大个子的家伙,除了拥有高超的武技和强大的体格力量之外,同时还可以施放恐怖的雷电法术!”

    “到今天,他们其实已经连续三次卫冕冠军了!”

    “所以,不久前有一些参赛的奴隶主和小部分输红了眼的观众们就蛮横地跟我反映:说是三名双头的食人魔应该算是六个人?虽然吧,那三个家伙都是左手执杖,右手耍剑,确实是有点作弊的嫌疑……但是,我这里的规矩可不认人头,我只认个体!”

    “这这里,哪怕你们有本事将那些九头蛇妖或者三头海蛇给抓来,我也只当它们是一个!又或者,你们也去拜托某些强大的术士给你们多弄几个头出来?如果你们办不到的话,那你们就统统都给我闭嘴!”

    约翰•米斯瑞尔还记得,上次那些输红了眼后还敢来找他麻烦的奴隶主和赌徒观众,现在都已经被他沉到荆棘谷西边的暗礁海里面去喂鱼人了。

    在荆棘谷,没人可以质疑他约翰•米斯瑞尔的权威!

    在他的地盘里,在这个古拉巴什竞技场,所有的人都必须遵守他的规矩!如果谁胆敢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输红了眼还敢来抢钱的话,那就要有被他抓去填海喂鱼人的心里准备。

    “好了,刚刚介绍的是守擂方的三冠队!而现在,让我们说说挑战者一方的队伍!它就是资格很老的兽人角斗士,大萨满,以及现在的资深奴隶主——雷加尔•大地之怒!”

    小个子矮人海盗的话才刚刚落下,这个古拉巴什竞技场那由巨石垒成的一层层环形座位上的观众们,就再次哄闹以及大声欢呼了起来!

    原本他们还以为,今天的这场比赛可能没有什么看头,毕竟,那三个魔武双修的双头食人魔实在是太无耻了一点!和它们进行比赛的队伍,就相当于同时面对三名力气巨大的战士外加三名强大的雷电法师,这肯定不是一般的角斗士所能招惹得起的!

    但现在,既然是老牌的角斗士要上场,那可能就有乐子可以看了。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从下边铁阑珊洞口中走出来的,却是一个胡子拉碴神情萎靡的矮人火枪手,一名身材高挑却身上有着多处鞭痕的高等精灵弓箭手以及一头背部几乎和精灵一般高的熔岩双头犬?

    虽然它是一个大家伙,但是,观众们可不认为它会是三名双头食人魔的对手。

    “喂喂喂!你们先别急着捣乱,我刚刚的话都还没有说完!”

    “今天的挑战者,其实是雷加尔手下的一个全新的角斗士队伍,而并不是雷加尔本人!他虽然今天也来了,但是并不是他要上场!”

    等到那些家伙们的欢呼和喧闹声停下来之后,约翰•米斯瑞尔就不屑地冷笑着说明情况并无情地打碎了他们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那些蠢货们也不想想,现在的雷加尔•大地之怒,人家可是部落酋长萨尔的高级顾问,同时还是部落里少有的强大萨满,现在在部落里绝对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重要人物,无论是在部落各族还是暴风城联盟的塞拉摩里都有着不低的声望,怎么可能为了一些钱就赤膊上阵,和一些小瘪三进行生死的角斗?

    “该死的!白高兴了!”

    “我刚才还以为是那个老兽人要上场呢,幸好没有急着去下注!”

    “糟糕,刚才一高兴我就下注了……”

    “该死的兽人,狡猾的地精,还有那三只见亡灵的双头食人魔!”

    “这比赛就完全没有什么悬念啊,我想,我们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

    观众们再次喧闹了起来,有哀嚎的,也有庆幸地,更有咬牙切齿想要不顾一切干掉远处站在木头箱子上的某个地精的。

    “都先别吵!想要比赛快点开始就都给我安静一点!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们,所以,请你们别再耽误我的金钱了!”

    “我刚刚说道哪里来着?好吧……”

    “让我们现在先介绍一下雷加尔阁下的小队——火焰联盟小队!他们两人一狗,据说是被兽人从外域抓回来的战俘!你们也看到了:队伍组成是由一名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的游侠射手,一名鹰巢山的矮人猎人火枪手以及一头火元素,那只雄壮的双头熔岩犬……”

    说到这里,连小个子约翰•米斯瑞尔都顿了顿,反正,他这个比赛的组织者现在都不太看好这三个火焰联盟的家伙。这个小队,除了那头看起来还算威猛的熔岩犬可能有点威胁之外,其他的两个人,估计就是来送菜的?

    “关于火焰联盟,在座的各位可能都不会陌生,没错!它就在我们东部王国大陆的最北部,就是以前的那个强大的洛丹伦王国那块地方!而我们荆棘谷这里,则是在大陆的最南边……”

    “想想几年之前,那个火焰联盟多厉害啊……我还一度以为,他们会在某一天从北方一直打到最南边的荆棘谷这里呢!可现在看看,他们无论在艾泽拉斯世界,还是在外域,据说都遭受了难以为继的惨败,据说还成了暴风城联盟以及部落联合打击的邪恶联盟?啧啧啧……你们看看,估计狗头人的遭遇都可能都比他们好一点吧?”

    越往下说,地精约翰•米斯瑞尔就越是摇头唏嘘不已……那个火焰联盟,崛起得太快,衰落的也更快!想必再过不久,那个词就要变成艾泽拉斯历史里的尘埃了。

    “所以,鉴于这个火焰联盟小队实在是太弱,今天的下注方式和以往稍微有些不同!除了最基本的买胜负之外,你们还可以赌他们这个火焰联盟的小队到底可以坚持多久?”

    其实吧,认识雷加尔的他,这次就是故意让对方弄一些稍微看得过去的战俘来充数送死的!反正,等到今天的这场比赛过后,等他最后捞完这一笔,他约翰•米斯瑞尔就要偷偷派人将那三只该死的双头食人魔给做掉,省得他们每次都来这里挡他的财路。

    所以,他现在心下已经决定,待会儿让人偷偷调整赔率,用只有他们地精才能看懂的那些复杂计算公式,好好地坑一下在场的这些有钱的蠢货们!

    “对了!下边的那些食人魔,还有那些火焰联盟的家伙,你们给我听好了:今天伟大的约翰•米斯瑞尔大人很高兴,所以,我决定给你们双方即将获胜的一方奖励一些额外的好东西!”

    “你们看到场地中间的那个小箱子没?里面有一些特效炼金药品和附魔的宝贝,还有一枚蓝色精良品质的竞技场高手饰物!当然了,只有胜利的一方才有资格打开它!所以,你们还是快点准备一下吧,在十分钟之后,听到那面铜锣声响起,你们就可以开始厮杀了!”

    说完最后的话后,矮小的约翰•米斯瑞尔就赶紧笨拙地从垒起来的方形木箱上跳了下来,示意手下的书记官赶紧计算赔率以及去收取赌金后,他就迈着短小的八字步,小跑着到了一面铜锣下边,开始放置沙漏,冷笑着等待时间的到来。

    “达沃尔……真的很抱歉,是我拖累你了……”

    “要不是你为了保护我,你和肥仔也不会失手被那些该死的部落野兽给擒住,真的很抱歉,一切都是我的错……”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所以,当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游侠法拉娜注视着自己两人前边不远处的三名高大强壮,而且还有着强大法力波动的双头食人魔看了一会后,就叹息了一声后低头朝着自己身边的矮人猎人同伴达沃尔道歉着,并同时也向他的动物伙伴,那头双头熔岩犬肥仔投以一道歉意和愧疚的眼神。

    她知道,也许,这准备的十分钟,就是她们两人一狗生命里最后的时间……无论怎么看,似乎她们都不会是对面那三个强大的食人魔的对手,差距实在是太悬殊了。

    想想半个月之前,她们在外域的泰罗卡森林阻击部落的军队向影月谷进军之时,她撤退不及时的情况下,被敌人围困在了一棵大树上,然后,在那时,是达沃尔和他的伙伴肥仔奋不顾身地突入重围并成功救下了她!

    本来,凭着肥仔的强大的火焰之力和两人精准的射击,在她和他即将要冲出兽人的包围圈时,却不小心碰到了那个萨满雷加尔•大地之怒……再然后,她和他就辗转被押送到了这里。

    据说,这里是艾泽拉斯世界的荆棘谷,位于东部王国大陆的最南端?

    但是,这里离她们的家还是太远了一点,无论她怎么向北瞭望,也看不到熟悉的奎尔萨拉斯上空那新太阳之井的光芒……

    “其实你不用介意的,法拉娜……毕竟我们联盟是一个整体,一个大家庭!和肥仔一样,你同样也是我的家人,不是吗?”

    用隔热的手套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伙伴肥仔那滚热的头颅之后,达沃尔也有点低落地叹了口气,但是,他对自己在泰罗卡森林里的行为并不后悔。

    她现在之所以情绪低落,那是因为刚刚那个地精的话,其实对方说的倒也没有错……

    曾几何时,他们那强大的火焰联盟,竟然落到了眼前这个田地?

    而且,在外域的他们,也算是隐隐看出来了:那些该死的暴风城联盟和部落在外域的时候根本就不进行对抗,反而还隐隐有联合的迹象!他们断定,肯定是有人将部落和暴风城联盟双方偷偷串联了起来,似乎是想要先一起覆灭他们火焰联盟?

    只可惜的是,这种重要的情报,看来他们是没有办法传递回去了。

    他达沃尔只是一个普通的火枪猎人,而法拉娜则是一名高等精灵的游侠射手,并不是那些有着神奇法术的法师……现在,他们不仅不能传送情报回去,甚至都不知道北部大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还有三分钟,你们那些没下注的就要赶紧了!都快别想了,这不明摆着的吗?”

    “买这些火焰联盟的家伙能坚持够一分钟的,赔率一赔一!买能坚持都两分钟的,赔率一赔二!依此类推,他们能够坚持的时间越长,那赔率就越高,上不封顶!当然了,你们同时也可以直接买他们获胜,我们这里支持并串玩法,胜利的赔率可以和时间的赔率同时叠加到一起!”

    这时,站在那个铜锣旁的地精约翰•米斯瑞尔就再次出声使劲地鼓动着观众,希望他们能多多买下边那个高等精灵和鹰巢山的矮人获胜或者坚持的时间长一点,这样的话,他可以操作的余地也就更多了一点。

    就比如……让食人魔故意拖延时间?又或者,让他们尽快将那倒霉的两人一狗给直接干掉?

    反正啊,等到一会他的书记员们拿来下注的登记表后,在他宣布比赛正式开始之前,他会知道具体该怎么办的。

    这种坑人的比赛,作为唯一的一名庄家,如果不对参选选手们动点手脚的话,那就简直是对不起他这个地精约翰•米斯瑞尔大人的名头!

    总之,他之前已经搞定雷加尔了,下边的两人一狗就是来送死的,他需要关心的,就只是他自己这次到底能赚多少钱!

    “……”

    “法拉娜,多想无益,快点准备战斗吧!”

    咔嚓一声!

    听到上边那个地精最后三分钟的提醒之后,来自鹰巢山的矮人达沃尔就不再多话,直接给自己的大口径双管火枪上了膛并压上了底火,然后检查了一遍挂在腰间的短斧。

    他的枪管里就只有两发的弹药,待会,敌人可能不会再给他装弹的时间了,他必须做好预案!只是……对上那种正在用魔法给自己上护盾的双头食人魔,他并没有一击致命的把握,甚至,两发弹药击伤都有点难……

    他相信,自己的同伴,身边这个身为一名游侠的法拉娜应该也是这样,她的实力,其实并不比自己强多少。

    也许,他们就只能寄希望于双头熔岩犬肥仔了?

    可是……它怎么能够以一敌三?对上那种魔武双修的施法者,恐怕它以一对一都有点难的吧?

    “嗷呜……”

    感受达沃尔的关心之后,双头熔岩犬肥仔就缓缓两颗头颅低了下去,半匍匐着身体,粗壮地四肢微微弓着,嘴里还流淌着熔浆一般的灼热口水,并开始低声咆哮着,随时准备朝着对面的食人魔扑上去并展开血战!

    “你说的对!哪怕再艰难,我们也绝不会轻言放弃!”

    紧了紧自己的战弓,高等精灵的游侠法拉娜从背后的箭囊里抽出了最后的一根风属性破魔箭支,这是她唯一的一种可以破掉对方的那种魔法护盾并伤害到敌人的武器了!

    敌人很难缠,如果,她不能一箭就射穿其中一只食人魔的两个头颅的话,那她们就没有了丝毫的胜算……

    “为了我们的火焰联盟,为了奎尔萨拉斯,为了希尔瓦娜斯女王陛下……”

    最后,心底叹息了一声之后,法拉娜就轻轻地将破魔箭支搭在了自己的弓弦上,待会儿,一旦等到开始的铜锣声响起,她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箭射穿站在最后边的那只双头食人魔的脑袋!

    也只有它才是警惕性最低的,而如果攻击前方的两只的话,她最多可以射穿某一只的一个头颅,而那样的话,对她们的战斗没有任何的意义!

    “朋友们,还有最后的一分钟!买定离手,都快点了!激动人心的比赛,血腥的战斗,死亡的悲鸣,这场盛大的狂欢,就马上就要开始了!”

    看着底下的角斗士们已经准备妥当后,小个子约翰•米斯瑞尔就兴奋地挥舞着手上的小铁锤,随时准备敲下宣布比赛开始的铜锣声。

    “唉……”

    要是,那位火焰女王,那位安妮陛下还在的话,火焰联盟,又怎么会沦落到这个悲惨的境地?

    不知怎么的,在距离比赛开始不到半分钟的时候,法拉娜看着熔岩犬肥仔那灼热和燃烧着火焰的身体挡在她们两人地身前之后,就不由得想到了这么个事情。

    那位火焰女王,那种强大的不朽者,那个凭着一己之力就击败了阿克蒙德的安妮•哈斯塔女王陛下,她到底去了哪里?真希望,她能够再次出现并拯救濒临毁灭的联盟啊……

    安妮女王陛下,您听到我们的呼喊了吗?

    终于,心下最后喊到了这么一句后,法拉娜那有点落寞的脸色,就再次辩证坚毅了起来。

    她知道,残酷而血腥的决斗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里布满着强大的敌人卫兵和那些疯狂的恶徒,她们哪怕有武器在手也是逃不掉的!

    所以,这,将是她和达沃尔俩人的最后一战……

    也许,唯一的庆幸就是:她和他,可以死在艾泽拉斯世界的大地之上?

    “比赛即将开始,角斗的双方请听我指令,只有铜锣响后才可以攻击,否则……我的卫兵们会将犯规的一方直接斩杀!”

    “五……”

    “四……”

    “三……”

    “二……”

    “呃?什么情况……”

    矮小的地精扬起了他手中的铁锤,当他正准备喊到一并用力地敲响这面铜锣的时候,他的手就突然僵住了。

    因为,他看到:在竞技场场地的正上方,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蓝色的空间门,随后,空间门越来越大,一个漂浮着飞行的小女孩,就满脸好奇地从里边给蹦了出来?

    “那个,你们大家好啊……”

    “其实我本来是准备直接回去的,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似乎听到这里刚刚似乎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所以,你们知道这里发生了些什么吗,还有,刚才到底是谁在念叨我?”

    ⊙(・◇・)?

    在所有观众以及角斗士们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那一名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头上还扎着一条可爱又漂亮的红色头巾,手里抱着一头毛绒玩具小熊的金发碧眼小女孩,就那样带着满脸的好奇,并缓缓从消失了的传送门位置处向角斗场中间的地面飘落了下来。

    看到没有人答复,安妮就那么直接站在了古拉巴什竞技场中间的那个被小个子的约翰•米斯瑞尔放置在场地中间,打算奖励给胜利者的漂亮小宝箱上面。

    现在安妮只知道自己在艾泽拉斯世界的大概位置,但是,她不知道周围这么多人到底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刚刚会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只是,她看着周围这个建筑的样子,似乎……他们正在观看某种比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