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hello,首相大人_ 第一百二十三章 噩梦的真相

时间:2021-06-09 17: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薛如锦小说hello,首相大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噩梦的真相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咳咳咳……”床上忽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林仪虚弱地睁开眼睛,瞅见安暖暖站在人群中,干涸的眼睛亮了一亮。

    瞥见她的目光,安暖暖立刻挤进去,心疼地握住她的手。

    “奶奶,你还好吗?”

    林仪喉间发出“嗬嗬”的声音,嘴巴微微开阖,似乎要对安暖暖说些什么。

    她忍住悲伤,小心翼翼地凑近,在听到林仪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

    人群外,白芊芊目光不安地盯着她,双手紧紧握在轮椅扶手上,嘴唇紧抿。

    “奶奶,您说的话,我一定铭记在心。”安暖暖哽咽了一声,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回答。

    说完话的林仪慢慢闭上眼睛,看上去似乎有些疲倦。

    医生看了老太太的状况,抬了抬手,示意大家离开。

    赫连清逸与林丝涟悲伤地看了一眼老太太,相互携着离开,赫连冷奕看了一眼老太太目前的身体状况,抿着唇,牵着安暖暖的手,慢慢走出来。

    天色阴沉,灰蒙蒙一片,似乎要下雨了。

    安暖暖站在那儿,看着暗沉的天色,心情有些沉重。

    赫连冷奕站在她身边,没有问她,奶奶对她说了什么,他静静地看着她,沉声说:“奶奶的事情,不必难过。”

    她默默抬起头看着他,抿着唇,没有说话。

    刚来赫连家的时候,对她最好的就是林仪了。

    她慈祥,和蔼,把安暖暖真正当成自己真正的孙女来看待。

    时光交错,现在,林仪的身体垮了,她只恨自己在她身体健康的时候没有多多陪伴她,甚至在她重病的关头,还记着关心她。

    安暖暖轻声说:“冷奕,我为你生下两个孩子,怎么说也算是家里的半个女主人,有些事,我不得不做,无论我做得有多难看,请你到时候一定不要怪我。”

    他微微怔了怔,发觉不知何时,她的神色冷得像一块铁。

    沉吟良久,他淡淡地点头,“好。我答应你。”

    得到他的首肯,她再也不肯多等待,转身就走。

    她要去做一件事,一件她想了很久,却迟迟没有做的事。

    白芊芊拿起口红的那一刻,门裹挟着一场飓风被推开。

    她眯着眼睛,看着闯进来的安暖暖,微微一笑。

    “暖暖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冷冷盯着她伪善的脸,安暖暖想起了初次发现白芊芊不对劲,是她意图伤害林仪的那一次。

    她失踪的这段日子,白芊芊究竟对林仪做了什么?她竟然没有提防住!

    “奶奶为什么会突然病重?”她冷冷质问,“你心里最清楚!”

    白芊芊脸上浮起一丝遗憾的神情,“奶奶病重的事,我也很难过。你不在的这段日子,一直都是我在照顾她,可现在,你这是在责备我吗?”

    “你撒谎!”安暖暖脸色一沉,俯身盯着她,咬牙切齿,“你不是照顾她,你分明是要害她!你觉得,奶奶昏迷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白芊芊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她又恢复了正常。

    “奶奶对你说了什么,只有你和她知道,可是现在她昏迷了,不管你说什么都没有证据。你别想陷害我!”

    安暖暖双手握拳,这段日子被白劭风折磨的怒火,还有从前沉沦在噩梦中的怒火,全都一次性发泄在了她身上。

    她忽然不怒反笑,“白芊芊,你比我想象的要能忍耐。不过我很想知道,你的忍耐究竟有多强?”她慢慢俯下身,盯着她,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如果,我对你动私刑的话,你觉得你能承受多久?”

    白芊芊的眼皮在跳动,她盯着安暖暖,强自镇定,“你不可能伤害我,你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人。”

    安暖暖站直了身体,自嘲一笑,“现在不是了。善良的人永远不会有好报。”

    她刚说完话,门开了,站在门外的王媛挥了挥手,两名警卫走进来,把白芊芊从轮椅上架了起来。

    一直面不改色的女人终于惶恐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王媛面带忧虑地看了安暖暖一眼,尽管赫连冷奕把她指派给安暖暖,可赫连冷奕也没同意对白芊芊动用死刑啊。

    这万一被首相大人知道……

    “还愣着干什么?你觉得在这个首相府,我安暖暖说的话不算什么?”安暖暖眉梢一挑,冷峻的模样倒有几分赫连冷奕的样子。

    王媛心里一沉,知道安暖暖这回是动真格了。

    她不再犹豫,示意警卫们把人带走。

    一间空旷的屋子里,安暖暖冷眼盯着被绑在轮椅上的白芊芊,她的眼睛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布条,尽管她看似镇定,可微微发抖的嘴唇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安。

    “你要是敢对我胡来,赫连冷奕不会放过你的。”白芊芊咬着牙警告。

    安暖暖抿嘴一笑,抬起她的下巴,冷笑一声,“那就试试,看看你在他心里究竟有多重要!”

    白芊芊隐身在黑暗中,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恐惧过。

    她的人生,从来都没这么渺茫过,她不知道该从哪里突破出去,不知道外面那些窸窸窣窣可怕的声音是什么东西。

    耳畔不时地有什么奇怪的声音飘过,好像是……哭声?

    是谁?是谁的惨叫声?是谁在哭?

    咦,冰冰凉凉的,有些刺痛蔓延在身上,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浑身发抖。

    与此同时,安暖暖震惊地发现,白芊芊的双腿居然在挣扎?

    她的腿不是失去知觉了吗?难道连这也是假的?

    王媛也看傻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刺探出这样一幅画面来!

    按住白芊芊,在她身上进行针灸的警卫抬起头,愕然地看着安暖暖,等待她的命令。

    “这样的感觉,你熟悉吗?”安暖暖走到她身边,弯下身来,冷冷说道:“曾几何时,你不也是这样,趁着我熟睡的时候,在我身上一次又一次地动刑?我的那些恐怖的噩梦,全都来自于你,不是吗?”

    白芊芊根本没有在听她说话,她不断地挣扎着,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奇怪的声音和画面,有些是带着血的,鲜血淋漓,无数人的手从地下伸出来,紧紧地抓着她的脚踝,似乎想要把她一起拖进地下。

    那些恐怖的面容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孔,甚至出现了她的母亲,那个可怜的女人。

    她头发散乱,衣衫褴褛地站在奈何桥上,就是不愿意离去。

    她那可怜了一辈子的母亲,痴痴地看着她,目光悲怆。

    “我可怜的孩子,你答应我,这辈子一定要活得出人头地!”

    母亲喃喃地说。

    接着,是一大片暗红色的血扑面而来,她凄厉地喊了一声,“不!”忽然失控地站起来,扑向安暖暖!

    猝不及防之下,安暖暖被她压在了地上。

    她回过神来,立刻推开白芊芊,谁知她狠狠骑在安暖暖身上,五指捏成尖利的爪,狠狠挖向安暖暖的眼睛!

    “暖暖!”王媛惊呆了!

    这一切的变化都只在分秒之间,谁也没有想到,白芊芊居然会当着大家的面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

    安暖暖使出浑身力气,狠狠一拳击中她的腹部,白芊芊发出一声怪叫,改为紧紧掐住了她的喉咙。

    警卫们冲上去,把白芊芊用力拽开。

    她凄厉如恶鬼的声音不断地在室内扩散,“是你抢走了我的男人!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是你!你欠我的!安暖暖!你这个贱人!“

    一模一样。

    和她在梦中见到的,那个戴着黑色面纱的女人发出的尖叫声一模一样。

    安暖暖从没见到过这么凄厉的场面,她忍不住感到心底发凉,抱住了双臂,微微颤抖。

    被一个人恨成这样,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只因为白芊芊爱的那个男人不爱她?

    安暖暖咬着牙站起来,在王媛的搀扶下慢慢走出去,阳光下,她却仍旧觉得浑身发冷。

    刚刚那地狱般的一幕带给她的震撼久久不能散去,她牙关打颤,“把她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放她走。”

    “你没事吧?我这就去跟首相报告。”王媛斩钉截铁地说。

    安暖暖没有力气搭理她,她腿软地坐在台阶上,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林仪昏迷之前,并非跟她说了白芊芊的事。

    老太太在她耳边喃喃喊着赫连冷奕爷爷的名字,她把安暖暖当成老伴儿了。

    至于安暖暖为什么要假借老太太的名义,是为了让白芊芊自乱阵脚。

    既然赫连冷奕为了孩子和她在一起,将来也有可能为了孩子离开她。

    在她还有一些被利用的价值前,她要呆在这里,把所有能做的事情全都做完。

    最起码,白芊芊这朵白莲花,她要先摘掉。

    书房内,赫连冷奕背对着落地窗,冷静地听完王媛所有的汇报,末了,他淡淡地回复了三个字,“知道了。”

    王媛愕然地看着他,知……知道了?

    难道首相大人不该暴跳如雷,把这个该死的女人赶出去吗?

    “大人的意思是……”王媛试探着问道。

    赫连冷奕冷静地说:“把她放出来,好好安抚。”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