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仗剑江湖_ 第二百五十章 一个不留

时间:2021-06-11 12: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骑驴上仙山小说仗剑江湖 第二百五十章 一个不留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生于苏杭,葬于北邙,这是一个流传了千年的话语,所以至今大多都城都在金陵,而帝君陵园便是北邙,相传是一位道门祖师爷当年路过洛阳北,途径邙山之时,大赞邙山其风水,后来从周朝开始陆续成为皇陵所在,数千年的国运啊,没人不觉得是北邙山那群帝王之灵的庇佑。

    李渡城外三十里的峡谷位置,却无意被牧笠生看中,不知道有没有媲美北邙的福源。

    而今这里一场雪后,绿林葱翠,树木参天,就算峡谷藏风也难掩生机盎然,峡谷往西十里,有一群人,便是从卫城大张旗鼓要入京的卫家人,一路上安然过往,似乎担心是多余的,为首一人骑着马,面容酷似卫澈,但是只要细心对比,眉眼位置还是有些不同,而他背后便是早些日子见过的张七九,一场风尘仆仆下来,胡子开叉,原本蓝白色的袍子上满是灰尘味道,卫玦此次让他随行,目的不言而喻,他也知晓,不来上几个有些重量的心腹,这场戏卫家也演不下去,只不过他也乐意,当年就是卫家扶了他一把,如今把命还回去,不过分。

    前面走的越顺,他的心越是不安,唯一不同的便是不安后面是一副安然,静水流深的道理都知道,前面越是平静,隐藏的旋涡便是越大,他知道自己躲不开,也不想躲,只要那个自己看着他从小长大的男子能到金陵,他去了黄泉一样能瞑目,他无儿无女,自然无子无孙,卫澈那句张爷爷让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够了。

    牧笠生草蛇灰线一朝而倾,堂堂大晋说没便没了,本是惊涛拍岸的戏剧,还没看到千堆雪,实在可惜。

    往前走了半个时辰,张七九其实心里明白的很,金陵若是动手,在西蜀道最好,因为西蜀道兵马并不多,金陵的手脚也不深,远不及卫家这地头蛇,若是到了江南道,卫澈一死,那罪责大多归结于金陵,无论是谁,脸上都不好看,金陵得了便宜却卖不了乖,到头来总归是要给点东西给卫家,而在西蜀道,自己的地盘管不住自己的公子,能怨谁?到时候说不定几句话就打发走了。

    当然这些是摆给外人看的,当局者不迷,都是知道是谁的手段,当然也有旁观者轻的,可这些旁观者都是人微言轻,说出来也是博人一笑。

    往前再走数里,望着周边青山,又看着前面峡谷位置,张七九很是踟躇,等到走进之后,瞧着一群走江湖的人士在路边休息,虽然四平八躺,颗那股子凶煞恶气是当不住的,跟江湖的凶恶不一样,江湖里大多是表面功夫,那些五大三粗的人,板着脸,一股凶恶样子也就只能骗骗门外汉,就是那些杀过人藏在山里的剪径草寇,也是不同,而面前这群躺着身子晒着太阳的壮硕汉子,就算闭着眼,那股子恶气也是透人心底,尤其是兵器不离手,一脸散漫,却没有彻底的散漫样子,显然就不是个善茬,尤其前面那位穿着黑衣的带刀男子,一副病怏怏的白色面容,浑身上下也都是散发着死气,拖着刀,眼神却是看着自己这群人,森然可怕,一般像这种人,要么就是手上沾了太多血,损了阴德,要么就是真的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张七九往身后给了个眼神,谨慎味道浓厚,他知道自己这群人的底细,要论修为,他能排上前几,八品没敢带,上个金陵带上个八品小宗师过去,那就有些挑衅味道了。

    得了指使的一群人拉着马缰,缓步过去,胆战心惊,生怕起了冲突,可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更不要说这群人本来就是来杀人的,一群人擦肩而过,才到一半,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吩咐说道:“杀。”一个字犹如风卷残云,雷厉风行的一群壮硕汉子眼神冰冷,他们听到一声令下,残忍一笑,他们可不管这群人是谁,只要面前男子说了杀,这群人就得死。

    一伙人接二连三拔刀而起,带起湿土飞溅,张七九也算是走了多年的老江湖,一言不提拔刀相向的也有,半渡而击的那是兵法,他也听闻过,可这种蛮不讲理,也不自报门户,说动手就动手的人真是少见,就不怕杀错了人,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想放过从这里过的人?只是他应声能反应过来,手下那些个依仗卫家吃了一些甜头的江湖人就不同了,反应快的举剑而挡,反应慢的连人带马一分为二。

    张七九坐在马上,先是躲开其中一刀,返身而刺的时候,旁边二人立即二刀劈下,逼得张七九只得侧身收剑,铿锵二声抵住二刀用力荡开,一剑横掠过去,逼退二人之后,也不管后人生死,径直看着面前因为说了话而不停咳嗽的黑衣男子,朗声说道:“先生不先问过就动手,不怕错杀了好人?”

    平王府里接过皇旨的段崖晋单手握拳放在嘴边,一副虚弱样子,低着眉看着张七九,轻笑说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人。即便有,今日要杀的就是好人。”

    旁边那位默不作声,背着东西,像是长枪之内的物品,张七九只是觉得他有些面熟,不过听到段崖晋的话语,也是冷笑,知道今日是不能善了了,冷然吩咐道:“都给老夫杀了,一个不留,杀一个,老夫给他请功,赏金百两。”

    段崖晋没关注请功二字,却是重复喃喃说道:“一个不留。”像是入了魔怔一样。

    张七九一言下去,不再多看他一眼,一掌拍在马背上,身影借机而起,杀入这群凶猛汉子中间,先是一剑砍断一柄正砍进卫家人肩膀里的大刀,继而一剑捅去,只是可惜,没有像他想象的那般直入人体,又或者说听到一声惨烈的喊声,微微抬头,只见那名病怏怏的男子站在面前,双指拈着剑,不让他往前再动上分毫,躲过一劫的汉子正要出声,被段崖晋翻手制止,推了开去,这才望着张七九,说道:“你也该死。”

    说完之后,二指猛然用力,原本长剑弯成一个难以置信的弧度,张七九微皱眉头,难以忍受这股渗人寒气,运起真元入剑,身姿往后翩跹退去,可惜这黑衣人二指像是粘在了剑身上,无论张七九如何作为,段崖晋皆是离着只有半身距离,一寸长一寸强,张七九是有苦自吃,手腕一翻,长剑立即抖动起来,像是想在段崖晋手心转出个窟窿出来,段崖晋微怔一下,二指猛然用力后拉,张七九只觉一股大力拖身,另一只胳膊袖袍一挥,手掌晦暗着往前一推,段崖晋面无表情,对拼一掌,看着柔弱病怏的身子对拼一掌之后,脸上潮红涌动,反观张七九,更是闷哼一声,手掌后撤,长剑总算是被他扯了出来。

    段崖晋情绪不显,想借着张七九平稳气息的时候再次欺身,可这位走了半身江湖的老人已经有了提防,哪能那么简单让他如意,他深知要论修为,面前男子定然在他之上,但他好在在卫家剑阁呆过些日子,剑招精巧有序,进退自如,先是下流一剑拨土而起,紧接着身随其后,一剑带影携风。

    段崖晋对此只是冷然眨眼,先是一挥袖袍抵挡住灰土,眼瞧之后裹挟剑意过来的张七九,不退反进,一脚重踏,之前被割弃在一旁的红缨大刀争鸣一声,破土而出,大刀瞬间入手,段崖晋气势一变,之前摇摇欲坠像个将死之人,死气沉沉的阴暗气息一扫而空,呢喃说道:“要论霸道,谁比得过雁北刀,谁比得过我北字军?”

    一刀巍峨如山岳而下,张七九就算见多识广,那也是在他那个层次,最多到八品位置,九品这个层次与他来说还是太远,再者又说九品天下扳着指头来数也不过二十人,不然魏青山一眼之下能让那么多江湖人望而却步?

    张七九虽然有些骇然这刀气的纯粹,却不敢退而不接,一剑竖劈换横挡,刀气倾泻而下,张七九只觉自身像是撞上了洪荒之兽,一股子难以抵挡个感觉直接传入心神,张七九一股血气如雾喷出。

    段崖晋却是得理不饶人,也不管周边悲惨呼声,径直再往前一步,又是一刀,张七九这一次不敢硬接,手腕一抖,长剑如野遍洒而出,不过这一剑也是枉然,两人之间境界相差太多,只是让人奇怪的便是,这一刀破了剑势,本该可以顺势取下人头,段崖晋却无端旋转刀刃,用刀身砍在张七九的脸上,连人带剑一起劈砍出去。

    就在张七九也是疑惑的同时,段崖晋身影一转,莫名出现在他面前,大刀横在他的颈上,入肤二厘,缓缓往外流着血水,面前带刀黑衣男子也不管背后是何等场面,或者说他信心十足,只是轻声说道:“卫家公子在哪?”

    张七九这才恍然,却是默不作声。

    段崖晋大刀再入二厘,血水顺着刀身蔓延出来。“你瞒不了我,先前你过来之时,整个队伍都以你的眼神办事,以你为尊,这不合适。那人也断然不是卫家公子。”

    段崖晋眼瞧着张七九的认命模样,心里默然,只是他依旧放不了人,轻声说道:“是条汉子,可你还是得死啊,就让某来送你个痛快吧。”微微闭眼,大刀扬起,继而猛然斜劈而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